当前位置:艾迪自行车情感周杰伦的歌曲名字组成的话,被周杰伦唱进歌曲的宋词道尽了
周杰伦的歌曲名字组成的话,被周杰伦唱进歌曲的宋词道尽了
2022-05-25

作者:南在北方(富书专栏作者)

01.

今年,是周杰伦出道20周年的日子。前段时间,他在社交网站发文, 除了感谢一路追随的歌迷,还透露新专辑已经在筹备中,很快就会与歌迷见面。

在文中,他特别提到最近又重新温习了自己的老歌:

“就算拿到现在来听,还是会觉得一样佩服自己,因为目前暂时找不到对手。”

这句话确实不是吹嘘,从周杰伦出道以来, 他歌曲的传唱度与影响力成了华语乐坛无与伦比的存在。

周杰伦谱的曲子填入方文山的词,就是品质的保证。

很难说是周杰伦成就了方文山还是方文山成就了周杰伦,大是他们都在对的时候碰到了对的人,最好的方文山碰到了最好的周杰伦,创作出了中国音乐史上第一首真正意义的“中国风”歌曲---《东风破》

东风破这个名字是方文山从苏轼的一首冷门宋词《蝶恋花·京口得乡书》里化用来的。

“白首送春拚一醉。东风吹破千行泪。”

这句“东风吹破千行泪”,就是“东风破”的由来。

现代歌曲与宋词的结合没有任何违和感,是因为宋词本身就是歌词,一千多年前,它们被谱上曲调,在低吟浅唱之间,唱出了万般柔情,也道出了豪放恢弘。

02.

词的起源和音乐的关系密切, 是隋唐燕乐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千百年之后, 当旋律失传,词却流传至今,成为文学经典。

这是因为宋词的魅力,源于它的至情至性。

词又称长短句,是由曲进化而来。

来自民间源于音乐,起于隋唐,到宋时进入全盛时期。

它既有唐诗中的豪迈,也在不经意间打动了心里那些脆弱,柔软的瞬间。

在这个有些麻木的时代,每每读到宋词,才恍然觉得自己仍然有感受深情的能力。

《蝶恋花》的一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道尽了百转柔肠,无处化解的相思之情。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辛弃疾借用一句:“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问出了壮志未酬的豪情。

宋词在经过一千多年岁月的沉淀,总有一句能戳中我们的心事。世间的悲欢离合,生活的喜怒哀乐,四季的万种变化,都藏在这些词句中。

03.

词是伴随音乐诞生的文学,它的产生、发展,以及创作、流传都与音乐有直接关系。

而填词用的曲子就称为词牌。

每一种词牌都代表一支曲子,一般的词人只负责“填词”就行, 与现在的作词人相似。

已知的词牌共有一千多个,有许多词牌名都很美好,有的听着就诗意盎然,有的则藏着一段往事。

词牌的每一处平仄和韵脚都装进了千年的风雨,古往今来的情与恨。

词牌是古人的智慧,现代人要掌握填词的技巧,则需要先理解词牌格律的原貌。

陈明源老师, 他花了二十余年的业余时间,孜孜不倦地把常用的词牌加以详细地订正介绍,采用新的订谱法,对常用词牌“充实图谱,改换词例,详介变格”, 写出了这本《常用词牌详介》。

以往人们填词,常以《钦定词谱》为准, 然而陈老师认为,这套词谱在订谱方法上尚有欠妥。

于是,自幼对唐诗宋词感兴趣的他,为了方便现代人填词,更好地继承发展这一传统艺术。

他蜗居在一个小县城,趴在仅有二十平方米的斗室,把搜寻到的资料汇集,鉴别,立卡,编写,重修了一部沿革了几百年的词谱!

这本书选收常用词牌八十八个,并且作了详尽的介绍。

在南京师范大学金启华教授所提的序言中,他认为这本书有三点值得称赞。

1)探寻词牌规律,充实图谱

常用的词牌,因为年代的久远,常常习焉不察,有所出入。

这本书将这些常用词牌,加以订正,列出异同, 丰富学词者的知识。

比如书中以《生查子》举例: 在《钦定图谱》中,把三种句格“平平仄仄平”, “仄仄仄平平”和“仄仄平平仄”混合在一起,给五言起句的每个字都标上可平可仄的符号,弄得不伦不类。

作者采用新的订谱法, 将此调按照上片平起下片仄起重新订正。

对于同调异名也作了修改, 比如《醉琼枝》应该是《破阵子》同调,而不是一直流传的《定风波》。

2)收录多种题材词牌,熟悉词牌运用

这本书列举的词牌作者,时代跨度自唐至清,侧重宋词,并注意罗列多种题材的词作。

南唐后主李煜那首《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在上下片中分别用缺月、梧桐、深院、清秋来刻画出一个亡国之君的哀痛之情。

而李清照作为著名的女词人,她的词中女性气质特别明显,比较抒情,婉约。

书中收录有两首她分别作于新婚时期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与国破家亡后的《声声慢·寻寻觅觅》, 情绪对比非常明显。

一个是“浓睡不消残酒”的少女娇憨,一个是“凄凄惨惨戚戚”的亡国之恨。

宋词的豪放派代表苏轼,我们一直觉得他的词以豪迈风格见长。其实,他可豪迈,可深情,甚至偶尔也会俏皮。

一曲悼念亡妻的《江城子》, 把对妻子的情感写得那么深沉,情深到你不太容易发现,是因为他把这种感情全部融进平实的生活中。

而《蝶恋花·春景》,则向我们展示了一幅一个男子以一种偷窥的方式去看一个女孩子荡秋天的样子,活泼俏皮。

既然我们说词就是古人的曲,那么自然也带着各式的情感,既有闺阁之趣,也有夫妻的生死离别,更因为大时代的变化,所触发的国仇家恨。

在这本书中,我们看到的是这些词牌之中藏着词人的哪些故事与感情,而词人又是如何用词牌来表达情感。

读懂这些,对填词感兴趣的读者就可以按照词牌的格式,写出长短句式的格律诗,出色当行的词。

3)名篇之作,陶冶性情

书中收录的八十八个词牌,每个词牌都有几首词作为例证。

以《蝶恋花》为例,既有欧阳修的“庭院深深深几许”,也能读到柳永“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满口余香。

这些词都是名篇之作,某些词作在一般选本里是选不到的,比如开篇的《十六字令》,虽然填者不多,但它是“长短句”中字数最少的唯一以一字句开头的此调,所以收录其中。

这就丰富了词体,扩大了读者的视野。

在熟悉了词牌后,再欣赏这些词作,别有一番乐趣。

这本书的学术价值不言而喻, 也是一本真心想学习填词的人必备的工具书。

陈明源老师为这本书的出版沥尽心血,克服了出版到发行的重重困难, 终于使这部《常用词牌详介》来到读者面前。

当年披星戴月,风餐露宿的辛苦,在他心里,都不值得一提。因为,只要词学后继有人,这场辛苦便是值得的。

一本出版于三十多年前的书,在“国学热”的今天,实在值得一读。

作者简介:南在北方,富书专栏作者,本文首发富书,版权归富书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